福利彩票预测 > 半个娱乐圈 > 第五章 签约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TXT.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宋可做了个“请”的姿势。

    袁帅站起来坐到一旁的酒吧椅上,挎着吉他进入了低吟浅唱的状态——

    “当你走进这欢乐场,

    背上所有的梦与想,

    各色的脸上各色的妆,

    没人记得你的模样。

    三巡酒过你在角落,

    固执的唱着苦涩的歌,

    听他在喧嚣里被淹没,

    你拿起酒杯对自己说……”

    袁帅用低沉的嗓音将巨星毛不易的这首《消愁》娓娓唱出来,这些年的经历居然不自觉地像过电影一样在他面前重放:丧父,分别,背叛,失恋,毕业,考研,结婚,离婚,抚养袁小园……

    往事一幕幕,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一杯敬朝阳一杯敬月光。

    一杯敬故乡一杯敬远方。

    一杯敬明天一杯敬过往。

    一杯敬自由一杯敬死亡。

    当袁帅对着时空敬完这八杯酒,整个房间里的空气仿佛凝固住了。

    矮大紧手里紧紧擒着方才那杯普洱,杯壁微凉,平日里能说会道的他,此刻居然翕动着嘴唇,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在这个世界上,会唱歌的人很多,能创作的人也很多,长得帅的人更是跟割了茬儿的韭菜似的,一茬儿接一茬儿。

    而眼前这个袁帅,会唱,能写,人长得帅,更重要的是,他有一把辨识度特别高的低沉嗓音,以及一股隐隐流露出的历尽沧桑的气息。

    这太难找了!

    矮大紧已经迫不及待地蠢蠢欲动了,他一个劲儿地给宋可使眼色,意思是这个人赶紧签,越快越好,别回头再给跑了。

    宋可会意,但他还是没有立刻开口。

    矮大紧说的好听是个文化人,说的再通透一点儿,就是个顽主,吃喝不愁,拿文艺作为人生的消遣。

    而宋可不用,宋可是商人。

    商人重利轻离别,老板开公司不是为了赚钱,难不成还是为了江山社稷?

    “这首歌是你写的?”宋可拧着眉问道。

    “嗯。”袁帅把吉他从脖子上取了下来。

    “全版权都在你手里?”宋可问。

    “嗯,从来没对外发不过。”袁帅答。

    “行了,老宋,快签吧,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矮大紧实在沉不住气,明里就开始敦促宋可。

    宋可点了点头,问袁帅道:“你唱的不错,形象也好,要不你把这首歌的版权和三年的经纪约都签在我们太格麦田吧。”

    如果是一般的新人,听到这种好事,估计得赶紧激动地站起来说“谢谢老师”了。但是,袁帅没有。

    听完宋可的话,袁帅沉吟了一下,幽幽地答复道:“宋总、高老师,我只能把《消愁》的发行权签在太格麦田,其他的恕我暂时不考虑。”

    宋可一愣,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虽然袁帅刚才的表现确实才华横溢,但他毕竟是个新人。而且在这一行,宋可别说是见过几个才华横溢的年轻人,才华横竖都溢的,他也见得不少。

    写了一首歌,就狂成这幅样子,袁帅的回复显然令有心签他的宋可,心生不悦。

    初生牛犊不怕虎,给脸不要脸啊。

    矮大紧是个聪明人,他和老宋又是多年的交情,一条底裤两个人穿。

    他见势打圆场道:“袁帅,其实我觉得你可以考虑一下。毕竟你是个新人,太格还是不错的,宋总也看中你,你在这里肯定能大展宏图。”

    袁帅眼神坚定,不为所动。他可不是那种耳根子软,被有身份有行业地位的人说两句,就会丧失原则的人。

    这一行就是名利场,别人觉得你有利可图,就会想办法将你牢牢混在身边,变成摇钱树狠狠压榨;而一旦你江郎才尽利尽而散,这些人又会将你弃之如敝履一脚踢开。

    袁帅不想这么早就丧失主动权,他用不容商榷地口气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恕我只能签《消愁》的发行约。如果宋总不同意的话,我们再找机会合作。”

    话已至此,双方的谈话明显陷入了僵局。

    宋可点燃一根烟,瞟了一眼对面沙发上坐着的这个年轻人,只见他目光深邃,眼神坚毅,挺拔的脊背和宽阔的肩膀,散发出一股勇往无前的冰寒气场。

    矮大紧也不再多说话,他知道眼前的袁帅并非池中之物,就凭这首歌和这张脸,将来必定前途无量,自己犯不上为了宋可的生意得罪了他。

    “行吧。那你就先把发行权签了。回头推这首DEMO的时候,你配合一下宣传。”

    半晌,宋可掐了烟,站起身稍显不情愿地对袁帅伸出一只手。

    袁帅低头看了一眼他的手,并没有立刻伸出自己的手相握,而是冷静地又追了一句:“你打算给我多少钱?”

    宋可一愣,旋即反问他:“你要多少?”

    袁帅微微一笑:“100万!”

    宋可也笑了,用质疑地口气对袁帅说道:“你可是新人。”

    矮大紧也笑了,站起身摇着手里的折扇对袁帅说道:“年轻人,你这是想凭一首歌一夜暴富吗?按新人的行情,宋总肯出10万就不少了,太格只是签了你的发行权,发行权只能行驶一次,版权还在你自己手里,宋总也分不了你多少钱呀。”

    “那好吧。便宜点,80万。”

    袁帅拿出平日里在菜市场里练就的谈判技能,先漫天要价,再等对方猛砍一刀,然后再慢慢往双方价格的中间值磨合。

    “50万!”宋可不依不饶。

    “70万。”袁帅有信心,宋可一定还会加价。

    “60万!”宋可的眼镜镜片上闪过犀利的光芒。

    其实宋可根本不在乎这十万二十万的,对他来说可能就是一顿饭钱。

    但他必须要打压眼前这个年轻人看似谦卑实则嚣张的处事气焰,这是他作为唱片公司老板应该做的。

    “成交。”

    袁帅本来的心里预期是五十万,现在宋可愿意多出10万,这十万块简直跟天上掉下来一样,令他略感欣喜。

    “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姜还是老的辣。宋可一边吩咐秘书去准备合同,一边继续就对袁帅提要求。

    “为了打开你的知名度,我打算推荐你去上一个选秀节目。你应该可以配合吧?”宋可坐下来,重新开始烧水泡茶。

    “可以。不过钱得另算。”

    袁帅想了想,有人愿意推自己总是好事,他现在虽然有了半个娱乐圈的能量储备,但毕竟是个新人,名气和人气都还远远不够。

    “嗯。那我们以茶代酒,合作愉快。”宋可将刚沏好的一杯热茶直接端给袁帅。

    袁帅刚接住,就发现这是宋可给他下得套,杯子灼热滚烫,在这个关头,袁帅喝也不是,放下也不是,只能忍着烫勉强和宋可碰了杯。

    宋可有些得意地看了袁帅一眼,意味深长地问了他一句:“是不是很烫手?”

    宋可看似在说茶,其实是在说袁帅。

    袁帅虽然有才,但脾气实在有些古怪,而且要价太狠。他就像是一个烫手的山芋,宋可接也不是,丢了又万分可惜。

    他这么做,不过是在敲打袁帅,希望他日后不要恃才傲物做得太过分了。

    袁帅捻了一下现场白皙的手指,没空跟他计较,弯腰接过桌上的合同,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便在乙方那一栏里唰唰唰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签完合同,袁帅从进门后,第一次嘴角勉强牵扯出一丝笑意,依然用平静的语气对宋可说了句“谢谢”。

    然后便背起他的包,走出了太格麦田。
甘肃十一选五遗漏号 香港六合彩总公司 乐透乐博彩论坛 泳坛夺金上鼎狐网 金塔国际手机版
体育彩票七星彩 广东11选5开奖结果信息 海南飞鱼直播 棋牌21点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
足彩比分直播500 北京赛车pk10直播 天天彩选4开奖结果 极速时时彩是什么地方的彩种 北京快乐8官网开奖结果
体育彩票海南飞鱼 幸运飞艇10减1 新疆时时彩官方网站 秒速飞艇开奖 吉林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