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TXT.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六年后,姬国一处偏远的城镇里,一个全身灰衣,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人从一处房内闪身钻了出来。

    她偷偷摸摸的探头看了房屋两边,见没有什么人,才惦着脚尖快速的向门外冲去。

    那人却没有发现,在她身后,跟了一个个子小小的男童。

    等那人终于溜到大街上,看着热闹的人群,才直起腰舒了一口气。

    收起蒙在脸上的灰布,露出了一张清丽的面孔。

    那人赫然是早已经被许多人判定死亡的叶筱!她竟然真的活了下来!

    正当叶筱理了理衣衫,大步往前走的时候,一声大呵制止了她的脚步“站住!你又想偷偷溜掉是不是?”

    跟在叶筱身后的男童看着又想离开的人,眼中愤怒异常“叶筱你骗人!你说绝对不会再也不会离开我的!”

    叶筱头疼的回头,看着那个小屁孩,脑袋都大了。

    “小子,跟你说了多少次了,要喊我娘,不能直接喊名字”

    没错,这个看起来只有四岁的小屁孩,正是她的骨肉,亲生骨肉。

    当初,她被狸猫保护着,从悬崖上摔了下去,她没受到什么伤害,但是狸猫...却失踪了。

    她在水中飘荡足足三天,她都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却没有想到,竟然被救了回来。

    这句身体里似乎还有什么力量在保护着她的根基,一直维持着她的生命。

    之后,她被一户人家给救了...

    叶筱闭了闭眼,打断了思绪。

    这个小屁孩,就是她从祁国带出来的唯一礼物,是上天赠予她的礼物。

    当初她那样虚弱,这个小屁孩却顽强的待在她肚子里面...虽然这让她差一点就死了,但是她更多的却还是开心...

    但是也因为当初她身体的缘故,他生长的极为缓慢,六年过去了,却依旧是四岁幼童时的模样。

    想到这里,叶筱就忍不住心底的担忧,握着他的手低声道“乖,听话,留在师伯这里,你身体不好,要师伯看着才好”

    “不,我会带上药,没有问题”小屁孩满脸坚持,固执的模样和当年那人几乎无二。

    叶筱脑壳疼的揉了揉脑袋“叶睿安,听话,我是你娘!”

    “那你还不是从来没有尽过当母亲的责任!”叶睿安哭着喊了出来“你说你今年有几次过来看过我?要不是我记忆好,估计连你长什么样都不记得了,你是不是不喜欢我?要是你不喜欢我,你就直说啊,说了我现在就走,绝对不妨碍你的眼”

    叶筱心中刺痛,妥协的蹲下,心疼的擦着他脸上的泪珠,紧紧的抱着他“好了好了,别哭了,我只是忙,你在我身边不会得到好的照顾的,是我的错,让你担心了,只是....”

    这时,房门被打开了,一个童颜鹤发的老人走了出来,道“叶筱你就放心吧,这小子已经会自己配药了,简单的病一般对他没有什么威胁,可以跟着你一起出去”

    “你们母子有三年时间都没好好聚聚了,这一次就带着他去吧”

    叶筱低头沉思半晌,终于无奈的妥协“好吧”

    叶睿安兴奋的叫了起来“好耶!”

    对上老者的双眼,狡黠的眨了眨,哪里还有半点伤心的模样。

    老者也纵容的看着他,无声的用口吻说“好好玩啊,别欺负你母亲”

    这小子,也不知父亲是谁,天生资质妖异,现在啊,他只担心叶筱这个丫头,到底能不能压制得住这小子。

    最后摇了摇头,罢了罢了,索性这小子自己有把握,应该不会太让他母亲太过担忧。

    叶筱抱起怀里的人儿,转身跟老者告别。

    当年,她被人发现以后,不知出了什么原因,竟然直接被送到了姬国皇室。

    后来她才弄明白,这个身体的母亲,竟然是姬国的长公主。

    姬国如今的皇帝,是她生母的弟弟。

    而她这个身体,也另有玄机。

    当初她性命垂危,那股保护她的力量出现以后,在她的手腕上,竟出现了一朵彼岸花。

    据说,这是姬国皇室的标志。

    原来,是当年她的父亲,带着她逃亡的路上,用半身的内力,将标志封印以后,才将她留在祁国,只希望她能有一个平凡的人生。

    只是没有想到,叶城却不是一个甘于平凡的人。

    而威胁她和她父亲生命的,福利彩票预测:便是如今四海阁的阁主,鬼夜。

    当初鬼夜设计让她父亲落入陷阱受伤,成功夺取了四海阁的掌控权,之后更是追杀他,为了得到他手中关于藏宝图的信息。

    后来,生父将她送到祁国,顺便解决了当时祁国的一场内乱后,就引着鬼夜的人离开了祁国。

    姬国同祁国有世仇,所以他们绝对不会想到姬国皇室的后代,竟然就隐藏在祁国的一个大将身边。

    那时她醒了以后也无处可去,更何况还有一个身体脆弱的孩子,无奈,便待在了姬国皇宫里面。

    直到两年后,姬皇找到了一位神医,将自己连同叶睿安送到了这里。一年后她便料理好了身体,甚至还掌控了体内大半的内力。

    享受了这个身体所带来的便利,她理应要担负起该有的责任。

    借着狸猫给她的玉牌,她成功带走了四海阁一部分的力量,但是还不够,当初四海阁的不少元老被鬼夜一一打压,剩下的,也都是像狸猫这种隐瞒身份,处在边缘位置的人员。

    所以她若是想要将鬼夜惩处,她还要做许多工作。当时她身体好了之后,就离开了那里,只将叶睿安留在了那里。

    她将这个上天赠予的孩子,取名为叶睿安,很简单,她希望孩子不要像自己一样愚蠢,被那个男人骗的团团转,也希望这个来之不易的孩子,平安余生。

    叶筱收回思绪,带着叶睿安,回到了皇宫。

    姬皇早早的就知道了叶筱要回来的消息,已经在大门口痴痴的等着了。

    等见到叶筱后,连忙迎了过来,丝毫没有皇帝的架子。

    在见到叶筱怀里的人儿后,更是激动的上前接过来“睿安来了,快,喊舅公,小子还记得舅公不记得啊?”

    叶睿安抱着姬皇甜甜的喊道“外舅公!睿睿当然记得!”

    “哎~”姬皇笑弯了眼,连眼角的皱纹都带着愉悦的气息。

    “你说你娘怎么能这么狠心,把你往那一丢,就放了三年,连你舅公都不让去看,如今好了,终于把你带出来了,以后一定要好好的住舅公这里,哪里都不也要去”

    叶睿安笑眯眯的搂着姬皇的脖子,细声安慰“娘亲也是为了舅公的安全着想啊,舅公身为姬国天子,这天下怀有不轨之人若是不慎伤了舅公可怎么办啊?娘亲和睿安伤心事小,到时候姬国百姓都不好过了呢,所以舅公还是安安心心的待在宫里,相见睿安了,睿安进宫看您就成了”

    “哎呦朕的小可爱啊,这嘴甜的哟”姬皇亲昵的蹭着小孩娇嫩的面孔,感慨的对着叶筱说到“若不是睿安生父不明,舅舅还真想把这个位置留给睿安,你的那些表哥们,哪一个能赶得上睿安啊!”

    “你说说,睿安的生父究竟是干什么的啊?”

    叶筱无奈的看着姬皇又在胡说八道,这样拐弯抹角的向她询问那个男人的身份已经很多次了,虽然每次都得不到答案,但还是从来不肯放弃。他总认为是哪一个渣男,拐走了他姐姐的女儿,还害得这么惨,多次想要找到那个男人惩处他。

    叶筱接过小睿安,点了点他的鼻子“不许闹舅公啊”

    接着转过头,无奈到“舅舅,洛表哥听了你这样说他,会伤心的”

    这时,一个爽朗的声音传来“远远的就听到筱筱在念叨我,说什么呢?嗯?”

    紧接着,一个身形挺拔,面容俊郎的男子走了过来,等见到叶筱怀里的小人的时候,更是高兴的伸手,将小人接了过来。

    “睿睿来了?太子府里老早就打造好了一套小玩具,就等着你过去了。之前你娘亲狠心的拦着,如今可好了,走,今晚就不回来了”姬洛离拉着睿安兴奋的说着。

    一旁的姬皇不乐意了“你还有那么多政务呢,哪里有时间陪睿睿?再说,你那院子里莺莺燕燕的,要是那个不长眼的伤了我们睿睿怎么办?去去去,今晚睿睿就跟着朕了”

    叶筱看着两人,头疼的摇了摇头,她早该想到的,这两个亲人,见到睿安后,会怎样的争宠。当初在见到自己那副惨状后,一直在自责是他们没有照顾好妹妹,才让她的孩子流落在外,变成这幅凄惨的模样。

    为了补偿她,几乎对她有应必求,甚至连叶睿安这个来历不明的孩子,也百般疼爱。

    他们对睿安这样好,也只不过是为了让她安心的待在这里...

    叶筱眼神温柔的看着这两人,他们对她是好,她都记得。当年她刚清醒,被祁连云的所作所为刺激的满身尖锐,见人便疯狂的如同刺猬一般挣扎抵抗。

    是他们,一点一点用真情感化了她,让她明白,这个世界上,不止是欺骗和隐瞒。

    叶筱用眼神示意叶睿安,让他下来。

    明明已经六岁的小子了,还像小孩子一样,被人抱在怀里,像什么体统?

    叶睿安看了他亲娘一眼,自然的扭过头,窝在姬洛离怀里丝毫不为所动。

    叶筱瞪了瞪眼,暗自咬牙,好啊,这小子,刚出来就不听她的话了,往后还不得翻天?

    她笑着抬头问道“表哥今日过来是有事要跟舅舅商量吧,我先带睿安回去吧”说着就要接过那个臭小子。

    姬洛离却摆了摆手“没事,反正都是自家人,没什么你不能听的”

    说着,便率先带着睿安进了书房。

    叶筱无奈,也只得跟了进去。

    到了屋里,姬洛离才舍得将睿安放下。

    他小心的将他安置在座位上,吩咐人拿来甜点之类的东西。

    叶筱无奈的轻手敲了敲睿安“表哥,他又不是什么小孩子,你不用这样待他”

    姬洛离笑了笑,动作依然照常。

    叶筱叹了口气,横了睿安一眼。

    等安置好叶睿安后,姬洛离才抬头说起正事。他伸手抽出一封书信交给姬皇,皱着眉头有些忧虑道“祁国近几年的发展越来越快,这几年疯狂的在临近边境的地方进行骚扰,李将军那里有些吃不消”

    姬皇点了点头,随手将信封递给叶筱,叶筱顿了顿,最终还是接过来。

    “不知前几年祁国朝廷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这几年的发展实在是太快了,姬祁两国之间的一些小国,被吞并了不少”姬皇叹了口气“前一段时间,云国还向我们求助过,但是为了一个小国,与如今已经成长成巨兽的祁国对上,实在是不值得”

    姬洛离紧紧的皱起每天“可若是不帮忙,那祁国离我国边境又近了一些,两国宿有恩怨,如今怕是来者不善啊”

    两人皱眉想了一段时间,半晌后忽然发现,今天的叶筱实在是太安静了。

    姬洛离抬眼望去,心中一个咯噔,他怎么就忘了,当初叶筱就是从祁国顺着溪流飘过来的,如今提到祁国,岂不是就提到了她的伤心事?

    当初叶筱的惨状,他们不是没有见过,当时许多人都以为她活不过来了,她却拼着一口气,带着叶睿安都成功活了下来。

    谁也不知道她在祁国遭受了什么,问她她死都不肯开口,调查又查不到半点消息,最后也只能将这件事搁浅。

    姬皇似乎也想到了这个事情,看着沉默的叶筱瞪了姬洛离一眼,哼,要不是他,又怎么会提到祁国?

    就在众人都沉默的时候,叶睿安开口了“娘亲,你要吃桃花酥吗?”

    叶筱回过神,看到两人担忧的望着自己,也就知道他们在怕什么,她神情自然的揉了揉叶睿安的脑袋“好”

    接着,转头看向姬皇两人,勾唇笑了笑“你们都看我做什么?看我又不能解决问题,难道要我亲自上阵吗?”

    “不不不”姬皇连连摆手,“你一个姑娘家家的,在宫里好好待着就好,上什么战场啊”

    叶筱耸了耸肩“好吧,本来还说四海阁有事,需要我去一趟河舫,若是有机会,还可以帮你们探探情况什么的,既然你们不需要,那就算了”

    姬氏父子面面相觑。

    “哦,忘了跟你们说,河舫正巧就在你们所说的云国境内”叶筱往嘴里塞了一块桃花酥随意的说道。
博悦娱乐登录官方网站 168极速时时彩 贵州11选5遗漏 湖北十一选五直播 北京赛车官网直播
北京体育彩票快中彩 黑龙江22选5开奖号码 东森娱乐平台可靠吗 甘肃快3开蒋 足球比分直播网
山东11选5公式 四川时时彩官方网站 河北十一选五一定牛网 内蒙古快三一定牛彩票网 福建省彩票22选5
申博138体验金 北京赛车自动投注 欢乐麻将 今天的吉林十一选五 平特一肖公式怎么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