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彩票预测 > 六零小甜媳 > 第三百八十八章 萧和平被抓

第三百八十八章 萧和平被抓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TXT.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如果是平时,她一定不会多心。

    可现下这个节骨眼上,一切变故她都必须谨慎再谨慎,当质疑开始产生的时候,萧和平最近的反常似乎也有迹可循。

    她太了解萧和平,这家伙是典型的能动手就千万别动口,她觉得他可能还瞒了她什么。

    “我反悔了,我不回去。”宋恩礼把碗筷推开,已经是胃口全无。

    萧和平手上筷子微微一顿,“不行,先回去,我们现在需要冷静冷静。”

    “不用冷静,我已经不生气了……”

    “可是我生气,而且这几天我会很忙顾不上你。”萧和平突然板起脸,特严肃的跟她说话。

    哪怕昨天吵成那样他也始终没跟她说过一句重话,宋恩礼愈发肯定了自己心里的猜测。

    萧和平一定有事瞒着她!

    闹别扭归闹别扭,大事上她必须跟他同仇敌忾,一致对外。

    她重新夹了个包子往嘴里送,“我不用你照顾,我可以自己做饭洗衣服收拾屋子,别人家媳妇怀孕不都是这样过来的吗?老家那些大姐临生前一刻还在地里干活呢,我看她们不都挺好。”

    “她们能跟你比吗?”

    “我是比她们缺胳膊还是少腿?”

    “你比她们缺个心眼。”拌嘴的时候,小两口全然没有昨天的剑拔弩张。

    萧和平迅速把碗里剩余的小米粥喝干净,把她从椅子上拽起来,“时间差不多了,等会儿上火车去餐车上再吃。”

    宋恩礼跟屁股上涂了胶水似的,贴着凳子死活就是不肯起身,“我不走,说了我不走就是不走,萧和平我早就提醒过你不许以身犯险,你要是敢瞒着我这么干,我立马回娘家再也不回来!”

    她怕,她是真的怕,哪怕揣着空间哪怕预知未来在这件事上她都没有任何底气。

    正因为预知未来,她时刻都忐忑着,如果历史不可逆,萧和平只有一个死!

    这绝对不是开玩笑。

    “我不会以身犯险。”萧和平像是承诺似的说完这句,也不管宋恩礼愿不愿意直接把她从椅子上抱了起来,宋恩礼不依不饶的在他怀里挣扎,“萧和平你放我下来!我告诉你,就算你把我送回去我也可以再坐火车回来!”

    而且有空间在,她想上哪儿就上哪儿!

    “红旗,你乖点好不好?别让我担心,这样我才能好好做事。我答应你,只要手头上的事忙好,我会平平安安回老家去找你,一直陪着你生娃。”其实萧和平更想让她先回娘家,他舍不得让她担心,可又怕她回去了就再也不来了。

    他愧疚得要死,让媳妇一个人带着不安和心结回老家,但现在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

    “真的?”大不了她再偷偷回来。

    “嗯。”

    “如果你能做得到,等生了娃我领你回家。”

    “真的?”

    “嗯。”

    宋恩礼的理解是萧和平最大的底气。

    两人下楼,小孙和王胜男已经在楼下等他们,俩孩子显然不知道眼下部队里的形势有多严峻,正在热烈的讨论随之将来的婚礼,言语间满满都是为结婚申请提前审批下来的欢喜。

    后备箱堆了不少东西,全是他们的行李还有平时省下来的为婚礼所准备的东西。

    萧和平把宋恩礼的那两只藤编行李箱也一并放上去,然后将她扶上后座。

    早在昨天他已经让小孙提前买好火车票,今天最早的一班。

    下车时,小孙把车钥匙递给他,特正式的朝他敬了个礼,“谢政委成全,以后我一定好好待王胜男同志!”

    “行了,赶紧上车吧,这话留着婚礼上再跟我说,记得看好你嫂子别让她到处乱跑。”后半句话在车上时萧和平已经强调过很多次,小孙和王胜男知道他们两口子还有话要讲,很有眼力见的先行上车。

    在宋恩礼跨上火车踏板时,萧和平突然拉住她的手,虽然仅仅只是那么一瞬便又松开,可她还是清清楚楚感受到来自他手心的温度,那样的温暖且富有安全感,更像是某种无声的承诺,承诺他不久后的归来,承诺这辈子风雨相依、与子偕老。

    当时宋恩礼就想,这只手她是要一辈子牵下去的,哪怕这家伙再别扭再小心眼她也绝对不撒手。

    “我从来没怀疑过你。”就在她愣神之际,萧和平快速在她耳边低语,下一秒,她已经被他推上火车,不大的男声很快被火车呜呜的汽笛声给淹没,但她却听得一清二楚。

    从被举报后,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听到萧和平说这话,却是第一次彻底释然,不再担心流言蜚语会伤害萧和平,影响他们之间的感情。

    宋恩礼趴在玻璃上想跟他挥手,可萧和平已经转身离开,只留给她一道挺拓的军绿色背影。

    出火车站,盛利已经带着人在那等他。

    十几个扛着冲锋枪的战士严阵以待,面上不无惋惜。

    谁也没想到,他们心目中的战神大英雄有一天会杀害老百姓,而且杀的还是他战友的亲娘!

    今天凌晨,部队医院的护士在巡逻病房时发现高国庆他娘死在病床上,脑门上挨了一枪,一枪毙命,而陪床的高国庆他爹和他儿子高英雄均被人打昏,犯案者手法相当专业,且行事严谨利落,福利彩票预测:从头到尾没有惊动任何人。

    如果不是高国庆他娘身上盖着的那条破草帘子被小护士认出来,恐怕谁也不想到萧和平头上。

    “根据高国庆同志和医院小护士的口供,四月初萧政委你曾拿过一条类似的破草帘子去医院威胁高国庆的母亲,此事是否属实?”盛利冷冷逼视他,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萧和平平静点头,“是。”

    能拖到现在才来逮人,没有当着他媳妇的面让她担忧,已经是万幸。

    “那就请你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盛利朝他伸出手,萧和平十分干脆的卸下身上的配枪递过去。

    清晨的火车站人来人往,围观的群众不知几多,不到一个上午,此时已经传遍省城每一个角落。

    每个人都在议论那个从火车站被缴枪抓走的解放军军官,虽然不知他叫啥不知到底犯的啥事,但肯定没干好事,解放军不抓好人!

    阿呜懒洋洋的趴在部队后山的一处树荫底下纳凉,敏锐竖起的耳朵正在分毫不差的窃听远处师部审讯里的动静,小到皱眉头都清清楚楚,心底却已经不知骂了萧和平多少回“蠢货”。

    它当狼这么久,来回在六十年代和二十一世纪穿越数次,还从来没见过这么蠢的人,明明跟大馒头说一声就能解决掉的事,实在不行跪下来喊他一声阿呜爷爷它也成,非要自己劲儿劲儿的用这种迂回的蠢法子,简直蠢到惊天地泣鬼神,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居然还好意思让它来做保镖。

    真不知道大馒头到底看上了他啥,难道看上他的蠢?

    嗯。

    阿呜突然非常肯定的点了点头。

    搞不好还真是看上了他的蠢,否则它这么聪明能干机智可爱,大馒头为啥不喜欢它?

    它听到审讯室里副师长拍桌子的声音,不耐的站起来抖了抖毛,银针似的坚硬的狼毛在清晨和煦的阳光下散发出耀眼的光,看上去竟有种不甚真实的朦胧感,仿佛它存在于幻境中,只有一个闪烁着银光的轮廓。

    “老实交代!去年高国庆同志的前妻郑艳丽的死是否也是你干的!”副师长威风凛凛的拍着审讯桌。

    严首长那儿早就想除掉萧和平,将他手上的“孤狼战队”收为己用,严朝宗跟萧和平的关系虽然不明确,但肯定是微妙的,上次他出面替宋恩礼澄清的时候可是把她宠到骨子里了,每一句每个字都向着她,却从头到尾连萧和平这个“侄女婿”的面都没见过……再说这次是萧和平自己撞到枪口上来,事情已经闹开,宋恩礼也已经回老家,他只是公事公办,谁也不能说啥。

    “您要觉得是,就去查去找证据,不管是高国庆他娘还是他媳妇都一样,如果没有证据,别那么快往我头上砸。”萧和平卸了些正襟危坐的姿态,一只手搭在椅子扶手上,另一只慢斯条理的扯开军装最上头的那颗扣子,松了松颈。

    副师长差点真让他气着,但想到这人马上要遭殃,想到上座师长铁青的脸色和他即将让出的位置,反倒好心情的端起茶缸慢呷一口,“证据我们是肯定会找的,就是不知道师长那儿是个啥态度,萧和平是你的得力干将我们都知道,你要是觉得可惜……”

    副师长说到这儿,故意顿了顿,扭脸去看师长的反应,见他的脸色如他预想中一般更加难看,这才满意的继续道:“我们还是可以私下先沟通沟通的嘛。”

    “沟通个屁!”师长一巴掌拍桌上,扎实的实木桌愣是让他拍得连震三下,“老老实实给我查!谁也别他娘的给我弄虚作假,要是真犯了事,谁的人都不好使!不过如果没犯事,谁也甭想往他头上扣屎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