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彩票预测 > 出闺阁记 > 第236章 长街雪迹

第236章 长街雪迹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TXT.NET】,福利彩票预测: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陈滢“唔”了一声,不再说话了。

    她已经没什么可说的了。

    明心的过往,堪称传奇,而其父当年对她寄予的厚望,终是让她变成了一个野心极盛之人。

    陈滢猜测,明心之所以能够从何君成那里接触到政事,只怕少不得用些手段,那红袖添香的戏码,想来也是少不了的。

    陈滢不由感慨。

    眼前这张美丽的皮囊之下,有着一颗无比强悍的心。

    这样的女子,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活成她想要的样子,也总会得到她想要得到的一切。而从这个角度来看,明心所说的对主母之位瞧不上,大约也并非实话。如果何君成升到了一定高位,她应该是愿意委身于他的。

    永远只会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路去走,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政客的那一套厚黑学,这位明心姑娘从父兄身上学了个全。

    有那么一秒钟的时间,陈滢生出了请她帮忙建立女学的念头,毕竟,这样有能力、有才干的女子,很适合开疆拓土。

    不过,最后她还是抑下了这个想法。

    明心功利心太强、野心太大,而陈滢需要的,却是实干家。

    道不同不相为谋,这话放在陈滢与明心身上,同样合适。

    结束了与明心的谈话后不久,陈滢便离开了香云斋。

    郭婉没回来。

    陈滢等了她差不多一个小时,可郭婉却像是被什么事情绊住了,不仅自己未归,且也未派人回来送信。

    如果不是相信郭婉的能力,陈滢甚至怀疑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跨出院门儿时,明心一个劲儿地道歉,并再三请陈滢再等等,陈滢却没搭茬。

    她本就答应李氏早些回去的,如今已经有些迟了,万一回得太晚,李氏只怕又要担心。

    所幸郭婉早就叫人备好了精油,只消陈滢将之带给倪氏她们,也算不虚此行了。

    屋门之外,雪还在下,片片雪花无声轻舞,远处长天如幕,近处街巷寥落,天地间一片空阔。

    陈滢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雪天的空气,清润而又寒冷,似是将人的肺腑也洗得洁净起来。

    坐上马车,听着那马蹄“得得”敲打着路面,陈滢掀开了一角车帘,往外看去。

    飞雪连天,予了这世界难言的美丽,寂远且苍茫,若一幅工笔画。

    车子缓缓转过街角,此处已是下马坊的尽头,再往前便是七贤大街。

    也就在这一刻,两辆青幄小车,悄然出现在了行道的另一端。

    陈滢目力极好,一眼就认出,其中一辆车旁的跟车仆妇,正是韩家仆役。

    郭婉回来了。

    陈滢张口便想叫停,可再瞥眼间,神情忽地一滞。

    另一辆青幄车的车旁,跟着几骑侍卫打扮的男子,其中有两个人,她认识。

    “啪嗒”一声,车帘倏然落下。

    陈滢自车窗前退开,心头“突突”直跳。

    也就在这个瞬间,马车已然拐上了七贤大街,清脆的蹄声敲打路面,那浅浅的蹄印,很快便被大雪掩埋。

    郭婉扶着绿漪的手,立在车旁引颈回望。

    “奶奶瞧什么呢?”绿漪问道,一面便顺着她的视线看去。

    长街空寂,寥无人烟,唯大雪扑天盖地。

    “好像是陈三姑娘的马车。”郭婉轻声说道,咳嗽了一声。

    绿漪连忙将她身上的白狐狸毛披风拢好,一面便不着痕迹地回头看了看。

    “笃、笃”,另一辆马车之上,蓦地传来了极轻的两声敲击。

    此声一起,那车夫立时扬鞭,马车竟是快速越过她们,驰过香云斋的大门,须臾便去得远了。

    郭婉抬起手来,扶了扶头上的风帽。

    春葱般的手指,与那颈间的白狐狸毛相映着,竟叫人分不出这两者哪一个更白腻些。

    绿漪在旁瞧得有些痴了,旋即便在心底里叹了口气。

    她们奶奶的颜色,委实是天下少有的了,只是,那贵人到底来历不凡,也不知是福是祸。

    她心头发紧,抛去这些无用的情绪,扶着郭婉踏上了石阶。

    很快地,香云斋的门前便再不见车马人迹,唯大雪不住飘坠,似若无穷无际,无有尽时……

    元嘉十六年济南的春天来得有些早。二月未至,那院子里的梨树上,便绽出了几叶新绿。

    陈滢立在树下,仰首望着那绿茸茸的叶芽儿衬着头顶澄净的天空,双眼微眯,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姑娘,郎将军到了。”罗妈妈悄无声息地走了过来,轻声禀道。

    陈滢转首望去,便见在那才刷了半边白粉的月洞门边,露出了一角鲜红的蟒袍。

    “请他进来吧。”她向罗妈妈笑了笑,随手向她肩膀上一拂,道:“妈妈是才外头那廊下走过来的么?身上好些灰。”

    罗妈妈忙低头看,果见肩膀上并裙摆上皆是白灰,赶快掏出帕子来掸着,一面便无奈地道:“奴婢都说了,这房子没盖好之前可乱着呢,净是灰,姑娘偏不听,所幸姑娘方才没跟着奴婢往外走,要不这身儿新裁的衣裳又得脏了。”

    陈滢笑着听她抱怨,待她说完了,方问:“母亲呢?是不是还在后头瞧屋子算地步呢?”

    罗妈妈面上的无奈便又添了一层,点头道:“可不是么?夫人先还说不来的,如今倒好,三不五时地就要跟着姑娘来一趟,现下正叫小丫头子收拾家什呢。”

    陈滢闻言,心下便生出一分欢喜来,笑吟吟地道:“果然我有先见之明,提前便留了所院子自住。这地方山清水秀的,左近又皆是老老实实的庄户,往后母亲在城里住得絮烦了,大可以来这里小住几日,也算是我这个女儿给母亲盖了处别院。”

    这话说得罗妈妈笑了起来,复又感慨地道:“姑娘虑得真真周到,夫人嘴上不说,心里别提多欢喜了。”

    李氏如今住在知府官邸,说到底那也并非真正的娘家,如今陈滢在这个什么泉城女校单辟出一所院子来自住,也算是让李氏有了个落脚点,万一哪天这母子三人不方便继续呆在官邸,这偌大的济南府,他们也不至于无处可去。
幸运赛车彩票手机版 欢乐斗地主 江苏体育彩票7位数 维彩视频双色球宝典 河北快三最大遗漏查询
安徽快3时时彩走势图 江苏快三手机平台 重庆时时现场开奖网址 四川快乐12手机助手 新疆时时彩官网
今天的江苏快三走势图 安徽省快3开奖结果查询 新疆35选7开奖结果查询 加拿大卑斯快乐8走势图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记录
正规彩票网站有哪些 诈金花下载 深圳风采 北京pk赛车冠军和基本走势图 北京快三助手安装